想结婚婚庆网。

您现在的位置:|主页 > 结婚商家 > 蜜月旅游 >

返回结婚商家

鹏韩寒携手内容创业:虚构领域才是我们的高山大海

来源:未知 时间:2016-08-18 21:10[我要评论]

底,当《声》(ID:Tosansheng)记者在上海见到鹏时,他刚刚第次以亭东文化首席内容官的身份见过新同事。在韩寒介绍之后,坐在第排的他站起来,向大家打招呼,没说句话,又坐下。他习惯性撩了下前额的头发,有些花白和凌乱。

亭东文化位于上海偏远的青浦区的个艺术园里,虽然风景优美,但是方圆公里之内,都没有公交车。现在会有很长生活在上海的鹏,也许不会再有从北川出来后,在机场喝水果宾治时的“恍如隔世”,也不会在有地铁线上的诸多感慨。

在份新近填写的普鲁斯特问卷中,鹏用“愉快”描述了目前的。他相信自己将继续属于内容领域,并且看到并努力抓住个机会——他不仅让自己“继续写作,不会丢掉”,而且在构想起未来亭东文化在内容上的整个工程时,“感到它是美的”。

《南方周末》,鹏成长为“写着手漂亮报道”的特稿记者,但他又难以割舍“从来都想成为作家”的梦,个人躲在石景山的家里写小说。当他出版《佛祖在线》和《晚来寂静》之后,又先后担任《人物》主编、《时尚先生》全线产品出品人和总编辑,成为个“经理人”。现在,他再度切换频道,率特稿团队加盟由作家、赛车手韩寒所建的亭东文化。

在上海履职的第天,所有员工都加了鹏的微信。在他进入个新的尝试区域时,依旧对鹏保持了高度关注,他还被赋予了“人转型”的样板意义。他自己更愿意将此笔带过,“我无非是随着波浪往后滚动。”

开完会的韩寒飘过我们进行采访的房间,留下句话——“他已经物超所值了”。

以下是亭东文化CCO首席内容官鹏的:

把这些内容变现

我离开《时尚先生》不是因为纸媒的衰落。《时尚先生》是有着几历史的大刊,底气还是有的。即使现在广告投入在下滑,但是不会影响到正常运营,特稿部门没有受到影响。

我选择来到亭东,是因为看到了个机会。前,你对别人说,你在个里负责内容,寻找好的故事,当时肯定没有人会出钱给你,而且就算是有这个机会,影视肯定是要来找个老编剧过来,他也不会找个记者和作家出身的人。

在亭东,一键ghost硬盘版我可以有机会去发现好的内容,并且把这些内容变现,变成出版物或者影视剧,这样获得的成就感是不样的。

我现在做的还是我最擅长的,就是故事。不论是个好的文学还是电影作品,最核心的依然是故事。做记者的时候,我觉得自己的文章最吸引人的地方是故事性,一键root是什么意思《时尚先生》特稿最看重的也是故事性,我们强调故事性甚至大于新闻性。这些记者如果有机会写虚构故事,也是没问题的。

内容创业本身是团乱:有市场,没内容

我并不觉得现在都在说的内容创业热门。现在内容创业本身是团乱,有市场,没内容。国内(创业)是因为内容没了,我没听说过外国内容创业。首先,因为国外的传统还是有转型的空间;第,因为他们的内容已经渗透在生活中了。

微信公的出现是很鲜明的体现。以前正经生产内容的机构没了,变成了万个。这些根本不生产内容,只生产议论文、追热点。现在流传的那些内容不就是以前BBS上的热帖吗?怎么能叫做内容呢?

现在大家的心态就是个字-——急。现在所谓的内容创业,就是鱼塘里的大鱼捞光了,不去养鱼,而是去捕鱼苗。我可以让手下的个人都去追热点,但是有意思吗?内容生产有章可循,我们最终还是追求优质的内容,其中%都是以故事为基础的。

提供有核心的和高价值的内容

我们现在强调的内容,指的有核心的和高价值的内容。个出色的小说或者真实的故事,在什么代都是好内容。有创造性的内容、有强附加值的内容才有多次销售的价值。从作家的角度去看,我的风格是雅俗共赏的。我的书也算是畅销书,韩寒的读者明显比我多。他是雅俗共赏偏通俗,我是雅俗共赏偏雅,在质量取向和市场取向的把握上,我们这才能坐在张桌子上聊天。

这两个层级之间的人,是我们的主要受众,都是最值钱的。

文学经纪人

我主要负责个方面的内容:个是ONE群,个是亭东影业的前期工作,还有个是运作的亭东文化内容中心。

ONE是个,最重要的是KPI。我应该做的第件事就是提高ONE的流量。在很多人眼里,ONE还是个文艺青的专属平台。这其实是个强大的优势,我们得珍惜,同时也与时俱进。用韩寒的话说,下步我们要打造成个中产阶级的阅读平台。我理解,是轻中产阶级。这个群体是真正高价值的群体,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是最高价值的。

怎样去改变呢?

最简单的方法是转换题材、转换风格。故事的核心不变,人物可以千变万化。比如,个穷大学生和朋友分手后,坐火车去穷游,有了段艳遇,这是给文青看的;个事业有成的青经历了情感挫折,坐头等舱去冰岛度假,之后发生了什么事,这就偏中产。题材变化就有效,这件事得承认,但它是最简单的种有效。真正的办法要复杂得多,说起来就太技术性了,篇文字,万字,有的这样效果,有的那样效果,要做好,不是那么简单。

归根结底是存在天花板的,“水过地皮湿”,你的价值存不住,但内容本身没有天花板,个好故事是不可替代的。内容中心是下步发展的重点,我们现在已经有多位签约作家。内容中心在未来不仅为ONE平台提供签约作家、作品,还负责签约、采购版权等多方面,同时也是亭东影业的影视剧的内容的基础,为其做项目的储备。

所谓的内容变现,最重要的在内容中心。第步拿到作品,放在ONE提供阅读;第步是作者的营销和推广,好的内容放在亭东影业,拍成影视剧,这是整套的流程。内容中心的作品,不需要经过这个全流程,可以直接出版或者改编成影视剧。最短的途径是,我们拿到签约作者的作品以后,直接卖给其他,就可以变现了。

我自己写过书,知道从事写作是很不容易的。在国内,如果你说自己是写书的,大家会觉得你活得好屌丝啊,家里人会觉得不靠谱,长了,这种压力就内化了,自己也觉得这不是长远之计。

在欧美国家,文学经纪人的体系很成熟,作家只负责写作就可以了,名利自然而然会来。本书的预算是多少,盈利多少,经济人会负责,他们心里有底。

我们希望以经纪人的身份去扶持这些作家。我们现在每个会发给签约作家基本工资。ONE本身对数量要求并不多,出篇就可以。基本工资不多不少,可以满足生活所需,解决创作之外的些后顾之忧。

知识产权问题严重影响作家的利益,这个问题现在都让人了。在《南方周末》时候,我们把文章以很低的价格卖给新浪;在《时尚先生》,乐视告诉我们《大逃杀》微信总阅读量达到了万,但是在我们自家公上只有万。

我们会很严格地去审核每部作品,也会尽最大能力去作者的版权。

从故事到电影

在段内,韩寒都会是我们最大的IP。但是,我希望亭东能够和ONE平台、和内容中心打通,成为好故事、好作品的终端。

很多人都问我来做影视剧,是不是因为两篇特稿改编成电影,其实没有直接关联。特稿改编成电影的可能性直是存在的,这个我从很早就知道。在好莱坞,每都有部分影片是根据特稿、传记等非虚构作品改编而成。一键ghost怎么用,我还在《人物》的时候,就有很多家电影来找过我们,只是当时没有了下文。我们的能力恒在,影响我们的是市场成熟度。

《时尚先生》的两篇特稿出售电影改编权,在我的预料中,包括《太平洋大逃杀》最开始上线的时候,我在微信上发过,“期望它在影视圈里卖个好价钱”。当时这个市场还是潜在市场。这说明个道理,现在好的内容,不论是虚构还虚构,都是稀缺的。

个好的真实故事就能拍成好电影吗?也不定。还是要看故事线类型。美国“新新闻主义”泰斗级的人物盖·特里斯的新作《旅馆(Thevoyeursmotel)》是很好的非虚构作品,但为什么电影版权只卖了多万?这个故事中,旅馆老板只做了件事,建个旅馆,留下空间去,我们假设将来的电影里的是看到场面,那他本身的生活没有因此而改变,整个过程非常被动,拍出来也是个单线的电影。《达拉斯买家俱乐部》是部成功的商业片,里面的主人公从被动接受治疗,到主动去贩卖艾滋病的药物,挑战的权威,故事线马上变得好看了。

很多情况下,特稿本身的故事性是不够的,还需要专业的编剧和影视工作者去对接和改编。在非虚构部分,我们的方式是自己做好自己的事,是必须找到高价值的故事线,放弃那些看上去很美其实不对的故事线,是我们自己也有很好的编剧改编能力,起发挥作用。

更重要的是虚构部分。我觉得别因为我以前做非虚构,就觉得我们工作中心虚构,绝对不是,我们的工作中心是虚构,虚构故事领域是高山大海,我们会倾尽全力去做好。

我直都很喜欢看电影,最近会补看些国内的商业电影,亭东文化要做好,必须和商业紧密对接。刚才在楼下看到他们拉片子,很想加入进去,你看这帮孩子,面貌特别好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声(tosansheng),欢迎关注收看更多精内容

本文为作者原创。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*文章为作者观点,不代表虎嗅网立场

本文由声!授权虎嗅网发表,并经虎嗅网编辑。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(虎嗅网)及本页链接。原文链接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评论不能超过250字,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。

昵称: 验证码:

| 立即登录 | 免费注册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关于本站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访客留言 |